匠心賡續,讓傳統文化煥發(fā)時(shí)代光彩

【人物介紹】

高立志,北京出版集團倫洋圖書(shū)公司總編輯兼副總經(jīng)理,北京出版社副總編輯,文津出版社總編輯。曾獲北京市“四個(gè)一批”人才、北京市新聞出版廣電行業(yè)領(lǐng)軍人才、北京市出版“百人工程”人才等稱(chēng)號。策劃出版的《好詩(shī)不厭百回讀》(修訂本),獲2019年中華優(yōu)秀出版物獎。主持出版的“大家小書(shū)”“新編歷史小叢書(shū)”“名典名選”等書(shū)系,多次獲得全國優(yōu)秀古籍圖書(shū)獎,連續獲得“2015中國好書(shū)”“2016中國好書(shū)”“2017中國好書(shū)”。多部經(jīng)典圖書(shū)版權輸出海外,策劃出版的《中國古代心理學(xué)思想》《金瓶梅十二講》,入選國家社科基金“中華學(xué)術(shù)外譯項目”。

【人物專(zhuān)訪(fǎng)】

作為一名曾經(jīng)的新聞媒體人,高立志喜歡提問(wèn)也樂(lè )于思考。多年前“出版夕陽(yáng)論”漸起,高立志雖然對這種理論不甚贊同,但也確實(shí)感受到信息化時(shí)代對出版業(yè)帶來(lái)的沖擊。如何才能留住心中那股不滅的沖動(dòng)?高立志發(fā)現,熱銷(xiāo)的好書(shū)就像好新聞一樣,能敲在時(shí)代繃得最緊的那根弦上,從而引領(lǐng)社會(huì )思潮。帶著(zhù)“出版一本能傳承的好書(shū)”的想法,他投身出版行業(yè)。“文化需要守護,我們要做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‘放哨人’,在傳承中創(chuàng )新,在創(chuàng )新中發(fā)展。”高立志說(shuō)。

【傳承中華學(xué)術(shù)文脈】

20年前,高立志正式進(jìn)入出版行業(yè),2013年加盟北京出版集團,接到的第一個(gè)任務(wù)就是塊“硬骨頭”——重啟“大家小書(shū)”項目。高立志回憶,“大家小書(shū)”曾是北京出版集團的品牌項目之一,從2002年起連續四年出版四輯。后來(lái),因當時(shí)實(shí)體書(shū)店小冊子上架困難、集團內部人員調整等原因暫停。要重啟一個(gè)沉寂已久的項目,加之出版業(yè)亦是日新月異,市面上已出現不少類(lèi)似書(shū)籍,如何做出新意?難度可想而知。在高立志一籌莫展之時(shí),出版前輩的一句“人無(wú)我有、人有我精”點(diǎn)醒了他。他開(kāi)始重新審視這個(gè)項目,不僅將其當作一個(gè)全新項目,還將自己的學(xué)術(shù)抱負寄托于此。“我希望借這個(gè)項目梳理20世紀西學(xué)東漸以來(lái)的中華學(xué)術(shù)文脈,并盡可能地收錄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的重要人物作品,讓其成為研習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基本讀本。”

高立志2.jpg

確定了大方向,高立志立即開(kāi)始調查研究。他廣泛求教于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,全面調研同類(lèi)書(shū)籍,其中不乏上海古籍出版社“蓬萊閣叢書(shū)”、中華書(shū)局“國民閱讀經(jīng)典叢書(shū)”、三聯(lián)書(shū)店“中學(xué)圖書(shū)館文庫”等知名書(shū)籍,還包括港臺地區出版的“三民文庫”“爾雅叢書(shū)”等。最后,高立志決定以版權書(shū)為主體接納公版,以通俗學(xué)術(shù)寫(xiě)作為范圍,以蔡元培、章太炎、梁?jiǎn)⒊葹樵搭^,賦予“大家小書(shū)”一個(gè)學(xué)術(shù)譜系。

高立志回憶,進(jìn)入書(shū)籍策劃編輯階段,也出現不少新問(wèn)題。例如,對于梁?jiǎn)⒊裙嫒宋?,收錄哪些內容更合適?為了避免重復出版,他將《梁?jiǎn)⒊贩喍啾?,?ldquo;蛛絲馬跡”中找尋可能性。直至看到《歐游心影錄》中所倡的中華文化“三大圣”,他找到了新靈感。“在中華文明發(fā)展的漫漫長(cháng)河中,他們的理論影響之深之廣,‘大家小書(shū)’自然不能錯過(guò)。”歷經(jīng)幾年打磨,《老子、孔子、墨子及其學(xué)派》策劃編選成型。

2020年,教育部公布中小學(xué)教育推薦閱讀書(shū)目,“大家小書(shū)”系列圖書(shū)被大量選入。2022年,“大家小書(shū)·青春版”整體入選“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百種優(yōu)秀出版物”。“所謂‘大家’,我認為包含兩層含義,書(shū)的作者是大家,書(shū)是寫(xiě)給大家看。能在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同時(shí)為中國教育貢獻力量,這也是我們的策劃初衷。”高立志說(shuō)。

高立志3.jpg

深耕出版行業(yè)的20年里,高立志偶爾也會(huì )面臨抉擇:內容相似的文化作品,到底值不值得再做一遍?他的答案一直很堅定:有些書(shū)即使別人做過(guò),依舊可以做,也應該做。高立志解釋?zhuān)D甑拈喿x中,他發(fā)現許多經(jīng)典圖書(shū)被隨意改編,甚至面目全非。因審校尺度參差不齊,這些隱藏的“雷區”對于普通讀者而言,極難分辨。“如果買(mǎi)到一本這樣的書(shū),便失去了傳承的意義。”

【出版往事,不負信賴(lài)】

高立志回憶,在“大家小書(shū)·青春版”中收錄《駱駝祥子》時(shí),他選擇對照《駱駝祥子》原始手稿,一字一句重新整理,力求呈現老舍作品的原貌,將原作更濃郁的北京味道保留下來(lái),也給相關(guān)研究者提供一個(gè)過(guò)去未見(jiàn)過(guò)的新版本。

圍繞《駱駝祥子》這本小說(shuō),歷史上曾演繹出諸多故事:援華美軍士兵通過(guò)這本小說(shuō)來(lái)了解北京的民俗民風(fēng);日本友人獻出家族珍藏了七十多年的日文譯稿;1952年開(kāi)始人民文學(xué)出版社圍繞在新的時(shí)代是否能出版、如何修改、如何出版《駱駝祥子》發(fā)生過(guò)激烈爭論……

高立志4.jpg

關(guān)于《駱駝祥子手稿》的出版始末,高立志認為,這是現代文學(xué)的重要事件。他很感激出版家陶亢德后人的慷慨,也很感激作者老舍后人的寬容。經(jīng)過(guò)努力,這部重要手稿終于原大原色原貌,連同保存信息完整呈現在世人面前。高立志回憶,當陶潔先生允諾《駱駝祥子手稿》可以出版后,立刻派家人從廣東送來(lái)手稿,陶家直接把一個(gè)敝舊的老提包慷慨地交給高立志,讓他自己拿去復制。在交接的那天晚上,陶家沒(méi)有打開(kāi)提包查對一眼,甚至差點(diǎn)忘記要求打一個(gè)借據,大家彼此之間充滿(mǎn)信任。高立志清楚這部手稿的價(jià)值,陶家的大度讓他感嘆不已。他當晚直接打車(chē)回出版社,把手稿鎖進(jìn)了保險柜,沒(méi)告訴任何人。直到后來(lái)托朋友對手稿進(jìn)行專(zhuān)門(mén)復制,發(fā)現包裝用紙和樣式儼然當初被收繳前的精細模樣,再層層打開(kāi)、手稿保存完好、清點(diǎn)結果一頁(yè)不少時(shí),他才長(cháng)舒一口氣。高立志說(shuō),編輯不能辜負作者和版權方的信任。

【提升傳統文化感召力】

在輸出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方面,高立志同樣堅守“書(shū)籍要有傳承、能傳承”的初心,并給予了很多“合乎時(shí)宜”的創(chuàng )新。他介紹,譯著(zhù)書(shū)面臨的一個(gè)重要問(wèn)題,是語(yǔ)言轉化后受眾能否更好地接受。尤其面對漢語(yǔ)言文化的博大精深,如何翻譯好一部作品,讓外國人能感受到漢語(yǔ)和漢文化的魅力?在美國譯本中,《駱駝祥子》被改編成的大團圓結局,讓他有了新的思考——譯著(zhù)書(shū)需要符合當地閱讀習慣和文化基礎,才能更好地傳承,例如到法國多談?wù)剬O子,到德國多談?wù)勄f子,才更能形成感召力和凝聚力。

“做有傳承的書(shū),做能傳承的書(shū)。經(jīng)典作品的文字充滿(mǎn)力量。好的閱讀,能讓人慢下來(lái)、去思考;好的書(shū)籍,值得人讀上數遍仍回味無(wú)窮,甚至想留下來(lái)給孩子長(cháng)大時(shí)再繼續閱讀。”高立志認為,無(wú)論是東方抑或西方,人類(lèi)文化中最優(yōu)秀的部分是趨同的,文化遺產(chǎn)是全人類(lèi)共同的寶貴遺產(chǎn)。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是挖之不盡的資源寶庫,也是我們做出版工作的根基,要結合新時(shí)代讀者的審美需求,傳承、詮釋好中華人文精神,讓傳統文化煥發(fā)新的生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