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版優秀作品 陪伴作者成長

【人物介紹】

李婧婧:現任北京出版集團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第一編輯室主任。從事圖書出版工作以來,共策劃、責編圖書四十余種。其編輯作品《遠去的白馬》入選“十四五”時期國家重點圖書、音像、電子出版物出版專項規劃,中宣部“2021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選題”,榮獲、入選中宣部2022年第十六屆精神文明建設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、“2021中國好書”等。編輯作品《流俗地》榮獲2020年亞洲周刊十大好書(虛構類)、2021深圳讀書月“年度十大好書”、2022年花蹤文學獎馬華文學大獎等。曾獲精品閱讀雜志社“精品閱讀年度十佳編輯獎”,北京出版集團“最工匠”好樣青年、第三屆優秀中青年編輯稱號。

李婧婧11.jpg

【人物專訪】

大學時,李婧婧開始登錄豆瓣網,以“烏切諾的鐘”為網名,陸續發表長短評,與廣大書友分享“曲中意”。2019年,她作為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的一名圖書編輯,發表編輯手記,與讀者分享成書的臺前幕后。此刻,她是“曲中人”,也是作者的同路人。

踏入編輯行業僅僅四年,李婧婧已策劃、責編超過四十種圖書。在豆瓣網上,這些作品多在8分以上。她的才華不僅收獲了讀者的認可,還得到了業界的褒獎。2021年4月,馬來西亞華文作家黎紫書的重要作品《流俗地》與大陸作者見面。李婧婧作為責編,見證了《流俗地》從厚厚的文稿變成精美的圖書,也見證了《流俗地》市場發行超十萬冊,拿下眾多獎項的“一路凱歌”。

李婧婧22.jpg

【什么算得上“滿意”】

作為編輯,李婧婧擁有很多成績斐然的作品,但什么算得上“滿意”,她又有另一層解讀。

2021年9月,在楊怡芬的長篇處女作《離觴》出版三個月后,李婧婧發表編輯手記《是的,我們出版了一部被退稿的小說》。文中寫道,2019年她與文稿初相識,這次見面帶著欣賞,又有些遺憾。雖然作者的語言感覺極好,但是作品不夠成熟,達到出版標準的可能性幾近于零。退稿還是退修?一時間沒人能給出確定的答案。在修改意見中,李婧婧詳盡地表達了作品的不足之處。但作者是否會聽取這些意見,并修改到符合出版標準的程度,依舊是個未知數。

2020年,李婧婧拿到了改后的書稿,她的心情像拆盲盒般忐忑,還好拆出的是驚喜。這一次小說的人物面目清晰,明媚生動,盡管當時作者的知名度不高,也沒有讀者基礎,更未獲得業界關注,李婧婧和同事還是決定與作者共同奔赴這場未知的冒險。對書名的反復推敲,對封面的再三斟酌,數次的頭腦風暴,數次的艱難破局。從“潮音”初見,到《離觴》問世,不知不覺兩年過去。如今在豆瓣網上《離觴》獲得8.3分,85.9%的讀者給出了四星以上的好評。它取得的成績雖然不像《遠去的白馬》《流俗地》那般獎項眾多,但這本書見證了作者的成長,這也是李婧婧的滿意之作。

李婧婧33.jpg

【《阿娜河畔》】

滿意永無止境,探索永不停步。目前,李婧婧正和團隊的小伙伴們,為即將出版的《阿娜河畔》緊鑼密鼓地開展各項工作。這部由維吾爾族作家阿舍創作的長篇小說,故事原型來自阿舍的父輩,講述了在中國新疆開墾荒地、建設家園的兩代兵團人的建設與奉獻。

“《阿娜河畔》之于阿舍,就像《流俗地》之于黎紫書,是‘吾若不寫,無人能寫’的。”面對作者的心血與信任,李婧婧選擇報以加倍的真誠和用心。虛構的故事,確需展露歷史的真實。為此,文中該是“甜菜”還是“甜菜根”,量詞是用“一顆”還是“一棵”,主人公閱讀的《靜靜的頓河》究竟是哪個版本……都得一一追根溯源,字斟句酌。

圖書的出版也只是起點。李婧婧要思考的,還有如何讓《阿娜河畔》走向大眾,讓像阿舍這樣極具潛力的作家得到業界更多的肯定,得到大眾的認可,獲得更多的關注。這也正契合李婧婧的編輯理念“出版優秀作品,陪伴作者成長”。“在這些年的工作中,我真的發現了很多好作家,認真寫作的作家、有潛力的作家、敬重文字的作家。希望在我的努力下,能讓更多的讀者看到他們,他們的頭銜不再是‘女性作家’‘青年作家’‘少數民族作家’‘網絡文學作家’,而是‘優秀作家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