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個周末,海淀區學雷鋒日活動現場,兩名外國年輕人身穿志愿者藍馬甲,用中文跟市民打著招呼,引起了圍觀。不少人好奇:學雷鋒活動,老外干什么來了?

鄒濼銥(右一)和留學生志愿者一起參加學雷鋒活動

“我們也來學雷鋒!”言語中的熱情勁兒,讓人心頭一熱。原來,這是北京語言大學的留學生。

千里迢迢到中國求學的留學生,怎么來到北京也開始學雷鋒了?原來在去年10月,北成立了國際學生志愿服務隊,引導留學生參與志愿服務。青年教師鄒濼銥,就是這群留學生的“志愿導師”。

帶著留學生做志愿,聽上去就很“酷”。鄒濼銥做志愿者17年,曾作為北京冬奧會志愿者,受到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慰問。“你能想象這樣的畫面嗎?一群外國人說著中國話,在中國當志愿者,去幫助有需要的人。”鄒濼銥描述的畫面,已經成為現實。

鄒濼銥在北京冬奧會期間受到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親切慰問

為什么要帶著留學生做志愿服務?這還要從鄒濼銥的求學經歷說起。2006年底,鄒濼銥來到韓國首爾大學留學。初到韓國,鄒濼銥人生地不熟,好在學校為每一位留學生都安排了一名志愿者,幫助留學生融入當地社會,適應大學生活。她了解到,做志愿者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,許多人都會當志愿者。

上了大二,鄒濼銥也報名成為了一名志愿者,參與各種志愿服務。“留學生在韓國一直是被幫助的對象。為什么我們不能嘗試下身份的轉變,去幫助他人呢?”她發起成立了首爾大學留學生志愿服務團,得到很多留學生響應。

雖然是留學生志愿服務團體,但他們的服務對象并不僅限于剛剛來到韓國的人群。留學生志愿者們還會上山撿拾垃圾,到社區分發煤炭,走進學校、福利院、養老院,為老人孩子們表演節目,展示各個國家的文化。因為是學社會福利專業的緣故,鄒濼銥對志愿服務特別執著。她曾經凌晨4點多出門去做志愿者,回來時已經是深夜。她給韓國小朋友做中國菜,演奏古箏、琵琶、葫蘆絲等樂器;她去養老院給長期臥床的老人洗澡,為他們帶去生活的希望……那段日子里,鄒濼銥結識了不同國家的朋友,幫助了許多人,還增進了韓國普通民眾對中國的了解。

“志愿服務是可以做一輩子的事,它塑造了我的三觀,讓我收獲了很多。”鄒濼銥說。

回到國內,鄒濼銥依然堅持做志愿服務。來到北語,她結合自己在韓國的志愿者經歷,萌生了“拽”著留學生做志愿的想法。

鄒濼銥向留學生開設了4節的志愿服務課程。頭一節課,鄒濼銥就向留學生介紹了中國的志愿服務發展情況,并向他們發出了志愿服務邀請。沒想到,留學生們聽了之后特別激動:“真的嗎?”“我可以在中國當志愿者嗎?”

講中國的志愿服務,就不能不提到雷鋒。鄒濼銥講到,在中國,“學雷鋒”就是“志愿服務”的同義詞。留學生們聽完雷鋒的故事,都覺得雷鋒很偉大。“其實他是一個平凡的人,但平凡的人也可以做出不平凡的事情。”有留學生說。

在此后的課程中,鄒濼銥組織留學生參加各種志愿活動,先是在校內,然后慢慢走出校園。她帶領留學生到學校的食堂幫著擇菜,到花房修剪花草,到幼兒園帶著小朋友做游戲,教老人用智能手機……即便是中文不好,留學生志愿者也可以參與打掃校園衛生,到哪里都能發光發熱。

留學生志愿者杰福來自斯里蘭卡,目前在北京語言大學讀大二。大年三十,杰福在學校老師的帶領下來到科馨社區,和居民們一起包餃子,過了一個具有濃濃京味兒的中國年。去年中秋節,他還跟其他留學生志愿者一道,將親手制作的月餅送給小區保安、環衛工人,參加志愿服務,讓他十分開心。“志愿服務讓我們可以提高中文水平,了解中國的文化,走進中國,理解中國。”他說。

越南留學生阮氏玉欣是北京語言大學國際學生志愿服務隊隊長。已經是研究生的她漢語流利,喜歡中國文化,也喜歡幫助別人。她把雷鋒的故事講給其他留學生聽,動員更多留學生做志愿服務。在上周末海淀公園舉辦的學雷鋒日主題活動中,她也穿上了藍馬甲,為志愿服務做宣傳。

雖然是外國人,卻不是外人。北京語言大學國際學生志愿服務隊成立以來,已經開展了15場活動,參與志愿者達到134人次。讓鄒濼銥欣慰的是,許多留學生做志愿者并非一時興起,而是發自內心地喜歡幫助他人,喜歡中國。“對于這些留學生來說,能夠在中國參與志愿服務,為社會做些貢獻,是他們留學生涯中無法替代的一段經歷。”鄒濼銥說。

學雷鋒感言:

“志愿服務無國界。雖然不同膚色、不同語言,人們對雷鋒精神的理解是一樣的。那就是奉獻。”

——鄒濼銥